中国围棋五十年大盘点 围棋有热度离不开国家繁荣

中国围棋五十年大盘点 围棋有热度离不开国家繁荣
2018年09月28日 11:02 体育综合
聂卫平九段 聂卫平九段

  文章来源:公众号 围棋宝典

  曾经落后的中国围棋

  吴清源十多岁的时候,曾经和段祺瑞下过一盘棋。

  彼时身为临时执政的段祺瑞权势熏天,别人和他下棋都故意输给他。段祺瑞也因此飘飘然,对自己的围棋水平并没有正确的认知。吴清源当时还小,不懂得人情世故,让段祺瑞吃了败仗。段祺瑞输了棋,一度十分生气,但后来又一想,和一个娃娃置气显得自己太小心眼。这位大人物干脆每月资助这位小朋友一百块银元,想必也是希望这个少年天才能够不愁生计,安心学棋。

  时光一转到了1928年,混乱的世道似乎没有终日,十四岁的吴清源在中国也得不到稳定的学习机会。这时候日本人向他伸出了橄榄枝。

  此时段祺瑞早已下野,北洋军阀也在那一年退出了历史舞台,蒋介石成了中国政坛冉冉升起的新星。然而他并不像段祺瑞那样热爱围棋,也对吴清源的力量一无所知。1934年,吴清源曾短暂回国,已经无权无势的段祺瑞劝说蒋介石把吴清源留在国内,否则他加入日本国籍,将会是中国围棋的一大损失。但委员长关心的事情太多,一个小小的棋手又有什么重要的呢?于是留下吴清源的计划不了了之。

  当然就算是蒋介石真的挽留,吴清源也未必愿意回来。他留在日本的另一大原因是当时日本围棋水平领先世界。

  围棋是中国发明的不假,但近代以来,由于国力衰落,中国围棋也日益落后,反倒是日本在明治维新后国力大增,围棋水平也突飞猛进。清末民初,一位名叫高部道平的日本棋手游历中国,把中国围棋高手杀得大败,举世皆惊。后来一问才知道,这位高部道平在日本仅仅是四段选手,距离日本的顶尖高手还有很大差距。

  国家稳定富裕,文体事业才会有长足发展。旧中国战乱频仍,民不聊生,围棋自然无法进步。

  建国后,在和平稳定的环境下,中国围棋才看到了发展的曙光。比如陈毅元帅就酷爱围棋,牵头中日两国围棋界频繁交流,试图找出中国棋坛的破局之道。

  1960年,中日第一次围棋友谊赛在中国举行。考虑到中国棋手和日本棋手之间的实力差距,赛制是日本棋手让先——即便如此,中国棋手胜率也仅有百分之八。不过这种尴尬的局面没持续多久,1963年,中国棋手在中日围棋友谊赛上胜率就已经达到了百分之三十八。从1965年起,日本棋手让先的赛制已经因中国棋手的水平提高而取消了。

  事实证明,只要不瞎折腾,不断学习,中国围棋选手自然会持续进步。中国的体量摆在这里,围棋天才的不断涌现也就是大概率事件。就比如1962年,仅有十岁的聂卫平获得了六城市少儿围棋邀请赛儿童组第三名,引起了陈毅的关注,不仅把这个娃娃带在身边言传身教,还特意邀请国手过惕生教导聂卫平。

  然而好景不长,文化大革命爆发,围棋被当作“四旧”取缔了,正常的围棋研究和比赛无法进行。聂卫平当时年纪还小,可是父母已经被打倒,只能随着上山下乡的大潮去了北大荒务农。

  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一己之力大逆转

  聂卫平从小身体不好,在农场干不了重体力活,又受到父母被打倒的牵连,被农场干部排斥,政治上也受歧视,日子过得很是苦闷。

  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很美好,但你总得有个东西支撑着你活到后天。对于聂卫平来说,支撑他的就是对围棋的痴迷。他在下农场的年岁里还是忍不住想下围棋,就跑到百里外找另一名下乡知青,也是未来的国手程晓流下棋。临别的时候,程晓流是悲观绝望的,觉得一辈子就这样了。聂卫平也十分灰心,但总是觉得自己不可能就这么混一辈子。

  几年后聂卫平还是想办法回到了北京。那时候文革还没结束,国家围棋队也没恢复,聂卫平就跑去国手被下放的北京第三通用机械厂和老先生们切磋。那个年头,能有人下棋对这些国手来说就是一件很开心的事了,他们并没有看轻聂卫平这个业余棋手,天天和他杀得天昏地暗。

  1973年,中国国家围棋队重新组建,聂卫平终于有了厚积薄发的机会。两年后,日本围棋代表团访华,聂卫平与日本棋手下出了四胜一负的战绩,赢了包括“终身名誉本因坊”高川秀格九段在内的多名日本高手,被日本媒体称作“聂旋风”。

  到了1979年,聂卫平对阵日本九段高手的战绩是胜十六局,和两局,负七局。这在日本围棋领先世界的时代是很了不起的战绩,聂卫平也因出色的成绩被评为首届全国“十佳”运动员。

  当时只要一想到和日本高手下棋,就会想起聂卫平。于是在1984年首届中日围棋擂台赛上,聂卫平被选为中国队主帅,最后一个出场,是中国队最后一重保险。比赛采取擂台赛制,中日双方各派八名棋手,胜者留在台上等待对方下一名棋手前来挑战,直至一方的八名棋手全部失利,另一方才算获胜。

  比赛过程跌宕起伏,中国队先失一局,但第二位棋手江铸久连胜五局,此时中方还有七人,日方只剩下三人。此时中国队形势大好,却不料日方棋手小林光一接下来连续挑落中方六名选手,以一己之力将形势逆转,中方只剩下了主帅聂卫平一人面对日方的三名棋手。

  聂卫平对阵小林光一的比赛在日本进行。赛前日本人带聂卫平参观一处叫扇崎展望台的景点,它位于悬崖之上,下面就是波涛汹涌的大海。据说日本人喜欢在这里跳海自杀,这似乎暗示中国队已经被逼到了悬崖边上。

  对于聂卫平来说,这也意味着背水一战。所以与小林光一比赛当天,聂卫平一改比赛时西装笔挺的传统,穿了一件中国女子乒乓球队的红色短袖,坚定自己必胜的信念。充满斗志的聂卫平连胜小林光一和加藤正夫两名日本高手,日方原本准备的闭幕式被聂卫平下成了联谊会。

  第一届擂台赛的决战,就在中日两方主帅聂卫平和藤泽秀行之间进行。

  藤泽秀行是中国围棋界的老朋友了,他曾把棋圣战所得的奖金拿出来,带领日本围棋代表团来华访问交流,并亲自指点中国围棋选手,为中国围棋的进步做出了巨大贡献。有了这层关系这场比赛又是决定胜负的一战,意义尤为重大,中央电视台首次对围棋比赛进行了现场直播。

  最终聂卫平不负众望,赢下了比赛,为中国队拿下了首届中日围棋擂台赛的胜利。就在聂卫平取胜几小时后,中国女排在日本击败东道主赢下世界杯,聂卫平也就和中国女排一道,成了那个年代中国精神的象征。

  从“抗日”变“抗韩”

  聂卫平的奇迹在首届擂台赛后还在延续。

  第二届擂台赛上,中方又是只剩主帅聂卫平一人面对日方五名高手,聂卫平一夫当关,将片冈聪、山城宏、酒井猛、武宫正树和大竹英雄五名日本高手连续挑落马下,再次实现大逆转。第三届擂台赛,聂卫平在主帅对决中击败老对手加藤正夫,连续三届比赛帮助中国队以仅剩一人的微弱优势险胜。

  前三届中日围棋擂台赛,说是中方在整体实力有差距的情况下,靠着天才的个人表演连续取胜,是一点也不为过的。直到第四届中日围棋擂台赛,聂卫平在为中国队赢下仅有的两局胜利后惜败,日方才取得一届擂台赛的胜利。而在此之前,聂卫平已经在这个擂台上连赢十一局,让日本记者“聂卫平是人不是神”的句子推迟了两年才发出来。

  天才的爆种固然令人惊叹,但一项运动想要可持续发展,还是需要有更多的人参与其中,扩大选材面,涌现出一个优秀的选手团体。好在此时中国已经走上了新的经济轨道,国力大涨,围棋发展也得到了绝佳的时间窗口,优秀棋手不断涌现。到了1996年十一届中日围棋擂台赛时,日方发现已是败多胜少,就不再好意思举办下一届擂台赛了。

  但仔细想想,最终这十一届比赛的赛果是中国胜七届,日本胜四届,中国多赢的那三届说是聂卫平一己之力,似乎也不算太过分。个人奋斗和历史进程,往往是神奇地纠缠在一起的。

  首届中日围棋擂台赛日本输给中国的1985年,被日本《围棋年鉴》称为“日本,败北之年”。但那不过是日本绝对优势不复存在的一年,等到步入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日本围棋衰退得更为明显了,巧合的是,这和日本经济泡沫破裂后增长缓慢的时间大致吻合。

  与此同时,伴随着韩国经济的崛起,有了钱的韩国人举办了很多围棋赛事,奖金总额超过中国和日本,突然异军突起。韩国的第一位九段选手还是1982年升为九段的曹薰铉,而他是在日本学棋的。

  正是他教出了一位不世出的天才——无论形势如何我自面无表情的李昌镐。

  李昌镐从1991年首夺世界冠军后,在其十多年的职业生涯巅峰期席卷了17项世界冠军。除了李昌镐外,这一代里李世乭、朴永训、崔哲瀚等多位韩国高手,都是中国棋手世界大赛上的拦路虎。其中李世乭拿下了14项世界冠军,取得的世界冠军数量仅次于李昌镐。

  这是个什么概念呢?就说说被李昌镐、李世乭等人压制的那几代中国棋手吧。马晓春,2项世界冠军;常昊,3项世界冠军;俞斌,1项世界冠军;罗洗河,1项世界冠军;古力,8项世界冠军;孔杰,3项世界冠军。每一位都不是俗人,可他们几个的世界冠军数加一块,才比李昌镐的多一项。

  光看数字,就能体会到那些年中国棋手抗韩的绝望感。

  值得一提的是,从韩国棋手手中硬生生抢下八项世界冠军,目前仍是中国棋手中世界冠军数最多的古力,正是聂卫平的弟子。

  少有人走的路

  1996年,西安人樊麾进入了国家围棋少年队。在队里他见识到了比他早一年入队的古力的实力,他立即认识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他在天赋上确实不如最顶尖的高手。

  “黄色的树林里有两条路,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对于樊麾来说,在中国做职业选手怕是难进国家队,于是他选择在不到19岁的时候只身前往法国学习酒店管理专业,仿佛这辈子都要囿于昼夜、厨房与爱。学围棋学出名堂的人,意志品质也不会差,刚出国时还不会法语的他,最终顺利完成了学业。

  出国前,中国棋院王汝南院长把法国华人围棋协会的联系方式给了樊麾,他也就此联系到了法国的棋友们,围棋成了他孤独留学岁月里的慰藉。

  法国围棋协会那个时候只有注册会员800人,没有职业选手,围棋氛围并不浓厚,无论是老师还是教材都很匮乏,很多下围棋的法国人梦想是晋升为业余1段。作为职业二段的樊麾,在法国自然是无敌的存在。结果刚到法国不到半年,他参加巴黎公开赛,六战全胜获得了冠军。

  随后他一发不可收拾,2001-2005年取得了巴黎公开赛五连霸的战绩;2013-2015年,他蝉联欧洲围棋冠军。

  当然比起围棋运动的中心东亚,欧洲是围棋运动的蛮荒之地,樊麾这些成就在主流围棋圈子里似乎也不值一提。但他还是默默地在法国为普及围棋运动做贡献,用法语写了多本围棋普及书籍,还被聘为法国围棋队总教练。

  离开了中国围棋界,也离开了酒店和厨房的浪漫,樊麾的生活轨迹似乎就要这样延续下去了。然而数字时代的到来,彻底颠覆了他的生活。

  总部在英国的DeepMind本是一家安静的公司,樊麾也没有听说过它。但在为其人工智能程序AlphaGo挑选教练的时候,他们发现全欧洲下棋最好的就是樊麾,于是发出了邀请。就这样,对数字科学懵懵懂懂的樊麾成了AlphaGo的“教练”。

  未来到来的时候,很多人刚意识到,它就呼啸而过。樊麾不敌AlphaGo的消息刚传出,几乎所有人都觉得是樊麾实力有限,都没想到人工智能早就超过了人类的极限。只有熟悉计算机的余平六段在看了樊麾和AlphaGo对阵的棋谱后预言,即将迎战AlphaGo的李世乭要吃苦头了。

  随后就是我们都知道的故事,2016年3月,AlphaGo在对阵李世乭的五局中赢下四局,表现出了恐怖的棋力。

  AlphaGo和李世乭的五局棋,倒是让围棋在全世界范围内一下子火了起来,位于法国波尔多大学的围棋兴趣室,起初只有大概十个围棋爱好者常来下棋,可是在AlphaGo和李世乭的较量后,来下围棋的人就多了一倍。

  樊麾坦言,在和AlphaGo下过棋后,自己也得到了很多启发,棋力见涨,但他还是打算把主要精力放在围棋运动的普及上。

  “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而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一条, 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

  不少围棋故事,此中真意在围棋之外。

  国运兴,棋运兴

  中国围棋的发展,也有很多在这棋盘之外的工夫。

  1999年起,中国就举办围棋联赛,持续了将近二十年到今天,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好的围棋联赛。除了联赛,其他围棋赛事也是如火如荼。

  根据腾讯体育的统计,“2017年全国新增职业围棋比赛11项,全年共举办梦百合杯、新奥杯、亚洲杯等15项国际比赛,男子围棋甲级联赛、女子围棋甲级联赛等22项国内比赛,仅赛事数量就超过日韩两国的总和还多。

  根据中国围棋队的权威统计,2017年全年职业等级分对局超过4600局、职业比赛对局日(含往返行程)超过580天,局数和天数均达到历史新高”。像柯洁这样的顶尖高手,去年就参加了100场比赛。海量的比赛为棋手带来了以往从不敢想象的练兵机会,棋艺也在不断切磋中进步飞速。

  同样增长的还有棋手的收入,“据统计,2017年全年,柯洁税前奖金超过千万,当然实际他拿到手的没有这么多。两项新增赛事,首届西藏围棋汽车拉力赛和首届新奥杯奖金更是高达250万元和220万元人民币。水涨船高,只要参加足够多的比赛,并且成绩不是太差,各位职业棋手的收入也在这一两年中得到较大幅度的提高。据统计,2017年里,中国业余围棋赛事个人赛冠军总奖金额也已经超过350万”。

  遥想当年聂卫平拿了全国冠军,仍然得不到分房,只能和妻子儿子挤在父母的老房子里,从聂卫平围棋道场出来的柯洁真的是赶上了好时代。

注意一下柯洁的扇子和今天封面出现的扇子注意一下柯洁的扇子和今天封面出现的扇子

  一个小彩蛋,不用谢

  国运兴,棋运兴,伴随着新世纪以来中国国力的提升,现在是中国围棋最好的时代。这一代90后中国围棋选手也是真的争气,不是出现了一两个垄断冠军的高手,而是涌现了一大批极具实力的天才:江维杰、周睿羊、时越、范廷钰、芈昱廷、唐韦星、柁嘉熹、柯洁、辜梓豪、党毅飞、檀啸……这些都是至少拿了一个世界冠军的90后中国棋手。2013年以后,就是中国棋手统治世界棋坛的时代了。

  总结起来,中国围棋的崛起,还是离不开三点:安定繁荣的环境,一代又一代棋手传帮带,以及围棋事业玩得起有钱赚。只要围棋热度上去,以中国的人口数量,天才扎堆出现一点也不奇怪。

  那么围棋该如何继续保持这一热度呢?柯洁这样的现役优秀棋手多拿冠军,多增加曝光;聂卫平这样德高望重的名宿继续普及围棋,选拔人才;还有樊麾这样能够另辟蹊径,在欧洲等围棋本不普及的地方默默耕耘,并把围棋与最尖端的科技结合,与时俱进。

聂卫平围棋棋手
新浪体育公众号
新浪体育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体育资讯、趣闻和视频,更多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sports)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